下班的时间到了,我走向科『室洗手池,按下洗手液,按照内、外、夹、弓、大、立、腕的七步洗手法认真的搓洗着,洗完手,摘下口罩,往上面喷了喷消毒酒精,看着镜子里脸上一道道暗红的勒痕,我苦↘笑了一下,洗了洗脸,脱掉白大褂在墙上按秩序挂好,拿起口罩又重新戴上,顺手关上了科室的门。因为新冠疫情的肆㊣虐,医院的病患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,毕竟,在普通人的印象中》,现在的医院俨然就是病毒集中营也是最危险的地方。其实说句心里话㊣,作为医生,我也很害←怕,倒不是》怕自己被传染,我怕的是自己被传染后危及家中的丈夫和一双年幼的儿女。但作为医生和党员,这个时候必须⊙挺身而出,治病救人是本职更是义№务,哪怕只有一╱个病患,我们也要冒着危险坚守岗位。
  走出医院,百无聊赖的在公交站台等公交车,整个公交站台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踟蹰着,昔日繁华〒的街道如今冷冷清清,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屈指可╱数,两边的商铺一律都关着,像瞌睡的老人,门上贴着的对联和福字在疫情☆面前显得孤单寂寞毫无喜庆。好不容』易来了一辆公交车,我赶紧跳上车,车里空空荡荡,弥漫着我熟悉的消毒酒精味,竟然没有一个乘客。司机还是熟悉的郝师〓傅——我坐他『的车好几年了,互相都挺熟悉了。看见我上车,郝师傅明显有点↘吃惊的问道:“疫情这么严重,怎么您还上班∏的?”我朝他一笑:“疫情这么严重,您不也在工作?”郝师傅被我问▲得笑了起来:“是啊,困难时期总得有人坚〓守,我们公交班次减少了很多,身为党员,我主动要求上班的,反正在家里憋着也是无聊,还不●如出来透透气好。其实只要防护←得当,病毒也没↓那么恐怖。”
  我朝他点点头,问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您女儿今●年高三了吧?听〓说成绩挺好,年年都是三╲好学生呢!”郝师傅不好意思但颇为自豪的点点头说:“都是小孩子自己争气,我工作忙也顾不上她,还有〒几个月就要高考了,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,现在也不能回校【上课,但是学校的老师们都挺认真负责的,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,每ξ 天都在网上视频直播上课,辅导作业,现在天天在家用电脑◇上课呢。”我羡慕的对郝师傅说:“现在国家科技发达了,在家也能上课不耽误学习了,要是换做︼我们那个时候,就只能干着◆急了。”郝师傅听了〖也是感慨万千。
  路上很空,一会儿功夫就到小区了,郝师傅停好车,我和他说了声谢谢下了车。正准备往小区走,听见身后※郝师傅喊了一声:“孔医生,您等等。”我疑惑的转过头,只见郝师傅打开了驾驶室的门,下车径直向我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▅。走到Ψ 我面前,郝⊙师傅把手里的那包东西递给我:“孔医生,这里面是10只N95口罩,送给您!我女儿早先在网上买的,现在都断货了。您每天都近距离和病人打交道▃,我看您戴着普通医①用口罩,还是戴着这个安全点。”我赶紧摆摆手:“这个是您女儿买给您的,我不能要,再说,您每天开车也要用的啊。”郝师傅把口罩强塞→到我手里说:“我戴着这个也是浪费∞,戴普通的就♀行了,您看我现在虽然每天出车,但一天下来根本没几个乘客,即便有,他们也是坐在车最后排,离我※远远的。这口罩,您更需要!我不能为抗疫情做些什么,这几个口罩,就当是我对你们医护人员的一点敬意吧。”说完摆︾摆手走回了驾驶室。我感动的待在原地,不知道〗该说什么好。郝师傅发动了公交车,打开车窗探出头来对我说:“我们全家都商量过了,女儿今年︽高考第一志愿让她填报医学专业!希望她将来也能成为和您一样的¤一名医生。”
  看着公交车慢慢启动,渐行渐远,我心里一阵温暖:没有一个冬天是不可逾越的,没有一个春天是◤不会到来的,只要∩我们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疫情一定会被战■胜!扭头不经意的一瞟,不知道什么时候,路边的迎春花已然开◣了。一朵一朵鹅黄色的小花在春风中绽放,小小的花瓣沐浴着ω夕阳的金色的光,更显得鲜艳明亮楚楚动人。轻轻一嗅,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花香,让人陶醉......
 
作者:孔丽娟